网络互助八年,难逃巨头收割的宿命

通过互联网技术与设备,流量巨头正在连接更多的潜在保险对象。网络互助社群和相互保险所拥有的巨大客群,正是未来这一场景的切入口。

作者: 新金融洛书 来源: 未央网 2019-12-13 09:41:07

2011年,在保险领域摸爬滚打了六年的青年张马丁,决意发起一个网络小额互助平台,将之命名为“抗癌公社”。


这年,“快播”搭上P2P技术的快车,登上全国播放器占有量第一宝座。在网贷领域,P2P技术催生了拍拍贷、人人贷、红岭创投等最早一批平台。


张马丁看到了P2P技术“向善”的一面,将抗癌公社定位为“基于互联网和社交网络的P2P小额互相保障模式”,简言为“众保模式”,用大白话一言以避之:一人生病,大家给钱。


那时,“网络互助”还是新鲜词,且不说基于互联网P2P技术的众保模式,即使相对较为传统的“相互保险”,国内也鲜有尝试——谁能想到诺基亚公司在2001年研发出平板计算机时而无人赏识的滋味?


2013年底,抗癌公社出现第一笔互助请求,每个社员都收到了一则手机短信和一封电子邮件。


邮件中,发起人张马丁呼吁社员为首个患乳腺癌的女性成员募捐,此后一周内,该社员获得了每位成员10元或以上的捐款,有的社员自愿捐款高达100元。但由于成员数较小,其最后捐款总额并不理想。


这一年,上海财经大学胡景北决定担任抗癌公社名誉顾问,用笔杆为众保模式奔走呼号,他在文章里说,“众保模式”是一种经济学上的创新,从投保者或捐赠者付费到投保者或受益人得益之间通常存在一个“黑箱”,无论监管好坏或强弱,只要保费不直接由投保者转到受益人,这样的黑箱总是不可避免的,而抗癌公社的不同寻常之处是直接取消这个黑箱。


八年来,抗癌公社改名康爱公社,用户增长缓慢,2013年第一笔互助请求发生时,社员不过数万人。截至今日,用户数也不过335万左右,相比之下,蚂蚁金服的相互宝上线一年多即突破1亿用户。


它显得顽强而原始。


01、水滴模式初受认可,腾讯投资牛刀小试


2016年4月,美团点评10号员工沈鹏离职,创立水滴公司。


在水滴公司进军网络互助领域之前,已有最早的网络互助平台抗癌公社、上市保险公司(泛华金融控股集团旗下深圳点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发起的e互助,网络互助摸爬五年,模式显出它初步的模样。


沈鹏是幸运的,因为美团的创业经验,水滴公司一开张,天使轮、A轮就获得了腾讯投资。这是流量巨头的首次入局网络互助领域,三年后的今天,水滴互助已将8000万会员收入旗下。


相较康爱公社,水滴公司的崛起,是资本和互联网一起发力的结果。沈鹏不仅从美团带来了娴熟的互联网运营思维,还带着围绕在他身边的巨量资源,这些包括来自腾讯和李开复的投资,和跟随他而来的核心技术团队。


比如,早年美团发迹,以地推拉客迅速崛起,对地推模式轻车熟路的沈鹏自然明白它对获客的巨大扩张能力。12月7日,当水滴筹曝出地推人员在医院扫楼拉单行为,回想起当年美团的获客模式,大家也就可心领神会。


另一面,水滴公司的迅速崛起,也是收割了康爱公社、e互助等早期一批公司培育出来的市场。这种套路,在蚂蚁金服的相互宝上线时,又重演了一波。


水滴公司并不是一入场就势如破竹的,在它踏进网络互助市场前,康爱公社、e互助等平台至少已经打下这几点市场基础:


——受众培育。网络互助在过去几年中,除吸引了大量的受众参与,也在这一模式中建立了用户间的基本信任。


——基本商业模式的建立。网络互助成功的产品基本经过市场和时间的验证。比如,此次蚂蚁金服与信美保险推出的“相互保”与网络互助产品有相通之处,如0元加入、随时退出、3-9个月不等的入会过渡期。盈利模式虽然尚未完全明朗,但之前网络互助走过弯路却已可避免。


——市场环境的确立。在监管方面,2016年5月和12月,保监会曾对网络互助市场进行整治、划定红线,对行业来说,这是清、浊划线之举,给市场创新明确了禁区;在资本方面,成功的商业模式获得资本的青睐,让创业者有了信心。

这时,流量巨头的入场,试错成本已大大降低。蚂蚁金服在招财宝踩雷侨兴私募债之后,已由金融产品代销者向科技赋能者转变,现今看来,“相互保”仍是这一理念下的产品。


腾讯、蚂蚁金服并非后知后觉者,相互保险出现的早期,坐拥巨大流量和团队资源他们有足够的淡定心,坐看市场萌芽、扩展与成熟。


如果腾讯投资水滴公司是大公司对网络互助的一次浅尝,那么蚂蚁金服相互宝上线,已经彻底打开了巨头收割网络互助市场的闸门。


02、小公司发展遇瓶颈,流量巨头“趁人之危”


2018年10月底,上线仅9天即突破1000万会员的互助保险产品“相互保”,将成立近8年、逾170万社员的网络互助平台康爱公社甩在身后,半年后,由于违规,“相互保”承保方信美相互被银保监会处罚,蚂蚁金服接下“相互保”用户,改名“相互宝”。


在中国网络互助平台摸索了近8年之后,流量巨头伺机入场,成为收割者。


“由于支付宝的巨大影响力,足以盖过康爱公社7年多辛辛苦苦建立的影响并超出数倍,这是没有办法的,资源摆在那里。但是就像很多事物一样。”相互保上线后,康爱公社创始人张马丁曾对新金融洛书说,短期影响未必那么小,长期影响未必那么大。


在BAT阴影下的中国互联网产业,常见巨头通过投资并购,或自建城池圈地,创企通过融资站队划清领地。鲜明的例子是,在共享单车市场,阿里巴巴携持ofo以战美团、腾讯投资的摩拜;创企携巨头以排挤友商的打法在市场中也屡试不爽。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最终收割市场的,还是大企业。


在中国,小公司往往首先掀起新兴商业模式的序幕,但很快被大公司复刻,仅少数公司可走出被巨头模仿后的围剿。


大公司几乎挡住了红利的窗口大口吮吸。


红利期过后,后来者会举步维艰。BAT会成为创企“瓶颈”般的存在。


在“相互宝”上线前,从康爱公社到水滴互助,它的前辈们在监管沟通、产品设计、社群运营上,已做了初期的摸索。


所以“相互宝”们入场,几乎是轻车熟路。


2018年下半年之后,京东、滴滴、苏宁、奇虎360、美团相继杀入网络互助市场。新金融洛书曾说,这是类保险创业的最后一片“法”外之地,因为它仍是一种无门槛、弱监管的领域。


2019年1月,滴滴公司上线“点滴相互”,对5.5亿用户(2019年中数据)的滴滴来说,它的用户增长还有很大空间,网络互助既可以作为滴滴出行的获客工具,也是滴滴保险产品潜在间接获客工具。


对于任何一家有志于做保险的公司来说,网络互助市场是再好不过的“曲线救国”道路,也是非常有效的间接获客方式。


对蚂蚁金服来说,泛线上流量已经见顶,相互宝用户的巨大价值在于用户对保险的潜在需求、数据的巨大挖掘潜力。


变现,只是时间问题。


03、行业乱象浮出水面,监管出手肃清市场


2019年4月,银保监会一纸93万元的罚书,将曾名躁一时的“相互保”托出水面。这则罚令,不仅罚了信美相互一笔钱,也扇了蚂蚁金服一耳光。


这款自称的“相互保险”产品,被罚的原因是未按照规定使用经批准或者备案的保险条款、保险费率;欺骗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


“相互保”事件,映射出一个试水相互保险的企业与监管的摩擦,和一个试探、激进的蚂蚁金服创新形象。


11月底,水滴筹被媒体曝出地推员工地毯式在医院扫楼拉单、随意填写募捐金额、有意隐瞒求助者财产状况等行为。


这些都是网络互助“前监管”时期红利市场的乱象。只要是涉及到钱的商业模式创新,就难免有各种擦边球,甚至骗局存在。


早在2015年,曾一度出现过骗局借互助之名大肆搜刮钱财的现象,彼时,俄罗斯MMM金融互助会在中国卷土重来,就是借着网络互助的幌子招揽用户。类似的骗局包括“CA国际金融互助社区”、“云互助金融中国社区”。


它们无一不是看到了康爱公社、e互助等互助社区巨大用户吸引能力。


2016年11月,在对MMM互助社区风险提示后,银保监会对网络互助正式表态称:民间的互助共济行为一直存在,对于救助社会困难群体,发挥公益慈善作用具有积极意义。


对于打着“公益”幌子,实际上非法从事金融保险业务,扰乱金融市场正常秩序,侵害消费者权益的行为,银保监会发了狠话:


“一旦发现,将坚决查处,绝不姑息。”


2018年后,民间金融创业的门槛更高了。4月,央行等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对互联网类金融业务创新来说,杀伤力最大的莫过于“未经批准不得从事金融业务,金融业务必须接受金融监管”原则。

但在一些尚且不能划归为金融创新的业务上,仍是创业者角逐的战场,网络互助即是。


04、保险创新日益活跃,互助触及“大健康”边界


2018年9月底,美国保险巨头恒康人寿保险公司(John Hancock)宣布将停止承保传统寿险,转而销售基于可穿戴设备跟踪健身和健康数据的交互式新型保险。


这一消息震撼了全球保险业。


这一动作背后体现了健康风险与保险联动、保险风控前置的理念。


如果说“相互保”是保险行业从保单定价到产品销售一次不成功的尝试,那么恒康人寿的尝试,已真正开启运用大数据、人工智能使保险切入场景的时代。


尽管这一模式前途未明,但大公司已经表现出相当认同。


早先,P2P、众筹等是突破了传统金融产业的商业模式,网络互助则更像是传统保险行业里破局者,它几乎已可触到“大健康”产业的边际。


在欧美相互保险已经历多轮市场检验与改革之后,如果不算2005年成立的阳光农业相互保险公司,中国的相互保险最晚于2016年起步,彼时,保监会对众惠相互、汇友相互、信美相互予以批筹,三者于2017年左右先后开业。


实际上,网络互助是相互保险的“曲线救国”之物,保险是一门持牌生意,创业者求而不得,只能试水低门槛的网络互助。如今,相互保险进展缓慢,而网络互助市场已经蔚为大观。


蚂蚁金服、京东、美团等大公司加入市场,积极的一面可能是,它们将加速市场的模式演变,探寻盈利的出路。


2018年10月,相互保上线发布会上,蚂蚁金服保险事业群负责人尹铭曾表示,“未来保险一定来自于它背后用技术、数据支持的费率市场化。未来寿险业,是随着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对于健康管理的需求而获得的保险体验。”


以此看来,网络互助只是一个开始,巨头所打的主意,终究是保险和健康管理。


好的保险是风险预防与销售服务——这句话正切合了“网络互助+健康管理”理念的时代的到来。


通过互联网技术与设备,流量巨头正在连接更多的潜在保险对象。网络互助社群和相互保险所拥有的巨大客群,正是未来这一场景的切入口。


可能这个服务不是保险服务,或是健康服务。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大健康派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scarlet.s@djkpai.com)


关注大健康Pai 官方微信:djkpai我们将定期推送医健科技产业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