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癌药从“吃不起”到“吃不上”,“药神”的下一步怎么走?

2018年7月,电影《我不是药神》上映,在当时引起巨大反响。艺术作品本身虽然没有具体推动什么,但是却引发了更多人对“抗癌药”、“仿制药”、“医保”等问题的思考和关注。 不止“陆勇”、“程勇”这些名字,监管、研发、医保,这些都是当代“药神”。在认识“药神”一周年之际,我们对过去一年进行回顾,围绕这些问题,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

作者: Wendi 来源: 大健康派 2019-07-08 15:45:07

电影里反映了触目惊心的现实——抗癌药吃不起。


面对严峻的问题,面对中国医疗环境的超复杂性,政策的完善成为主要思路。


1.最直接的办法就是降低药价


2018年4月12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对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并鼓励创新药进口。当时李克强总理强调,“我们已经对抗癌药实施了零关税,下一步主要是要严防中间环节层层加价。”当天会议决定,各省(区、市)对医保目录内的抗癌药要开展专项招标采购。对医保目录外的独家抗癌药要抓紧推进医保准入谈判。


2018年5月1日开始,这些措施正式落地。


2018年8月6日,江西省医药采购服务平台发布《关于开展进口药品和抗癌药品价格申报的通知》要求已纳入江西省网上采购平台的且属于降低关税和增值税范围内的进口药和抗癌药品,按照降价金额不少于降税金额的原则,于8月15日前申报采购价格。对于应降而不降的药品,在今后省内的药品集中采购活动中将进行相应扣分处理,直至取消中标挂网采购资格。


2018年9月11日,陕西省政府召开政策吹风会,多部门解读《陕西省改革完善仿制药供应保障及使用政策工作方案》。包括陕西省在内的14个省份将启动国内首次省际间采购联盟议价,有91种进口抗癌药将有望迎来降价。


2018年10月,海南省多举措开展进口药及抗癌药降价工作,分两批次对602个品种的药品价格进行调整。当时相关负责人表示,海南加入西部14个省份联合采购后,还将在该基础上进一步降价。


2018年12月,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通告,2019年起多种抗癌药罕见病药原料实行零关税。抗癌药原料例如奥沙利铂、卡铂、奈达铂、顺铂等,罕见病药原料例如青霉胺、吡非尼酮等,2019年暂定税率均为0。


2019年3月,北京市医保局发布了《北京市落实国家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工作实施方案》。3月23日起北京市25种国家集中采购中选产品开始大幅降价,平均降价幅度52%,而抗癌药降价更达95%。


2019年2月,黑龙江省药品集中采购中心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抗癌药品降税降价工作的通知》,要求335个已经在黑龙江省集中采购、未主动降价的国产抗癌药降价,对于无特殊原因不主动申请降价的药品,将暂停在黑龙江的挂网采购。到5月份,有240个抗癌药品的生产企业主动申请降价。7月份的最新公示结果显示,有228个抗癌药品的生产企业主动申请降价。


2.一面是降价,一面是医保


2018年8月11日,国家医保局发布了《关于做好前期国家谈判抗癌药品医保支付标准和采购价格调整的通知》,要求对14种抗癌药的支付标准和采购价格再次进行下调,并要求9月底前各省级药品集中采购平台都要按照调整后的新价格执行。 


2018年9月1日,北京颁布了首批8种抗癌药的新医保支付标准,平均降幅4.5%,第二批6种抗癌药将于9月30日前调价,预计降幅在3~8%之间。虽然这些药品降幅并不明显,但其实在前期国家谈判时已经有了明显降价,降幅在30~70%。


2018年10月11日,国家医保局将17款抗癌药(包括12个实体肿瘤药和5个血液肿瘤药)统一纳入医保药品目录乙类范围,并表示将协调配合有关部门加强对医生用药的指导,保障抗癌药的采购和合理使用,确保患者11月底前逐步能买到降价后的抗癌药。


随后,福建、湖南、吉林、黑龙江等地纷纷落地。甚至云南省还扩大了医保药品目录范围,将31种抗癌药纳入医保支付范围。


2019年2月春节后首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总理要求进一步落实抗癌药降价,将更多抗癌药纳入医保,并决定对罕见病药品给予增值税优惠。


2019年3月3日,《2019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工作方案(征求意见稿)》发布,明确了新一轮医保药品目录调整时间表与路线图。在“调入”原则中规定优先考虑国家基本药物、癌症及罕见病等重大疾病治疗用药、慢性病用药、儿童用药、急救抢救用药等。


3.从“吃不起”到“吃不上”


抗癌药降价了,纳入医保了,但是却“消失”了——这是一系列政策利好背后衍生出的新问题。


2017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提出,力争到2017年试点城市公立医院药占比(不含中药饮片)总体降到30%左右。


如果药占比超标,医院将被管理部门罚款,这一政策后来导致执行中波及到一大批“高价药”。17款高价抗癌药大规模进入医院,给医院带来了更多压力。由于医院控费,加上取消药品加成,也没有动力再引进高价药,这类高价药开始在医院断供。医生劝说患者使用疗效不佳、副作用明显的老旧抗癌药品种,或者另寻购药途径。


药占比带来的副作用在逐渐吞没这17款救命药


不过药占比政策在一些地区也有一定松动:


2018年6月,辽宁省印发《关于改革完善仿制药供应保障及使用政策的实施意见》,提出:公立医院在门诊中使用的属于医保目录中按照高值药品规定进行管理的药品(主要是肿瘤靶向治疗药物),不纳入公立医院药占比计算范畴。到2018年7月,已有22省(市)发文明确国家谈判药品不纳入药占比或实行单独核算。


以上是“买不到”。而另一方面,一部分有幸买到药的患者也遇到了报销难的问题。地方医保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