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崩离析”下的贝达药业改“何去何从”?

“抗癌第一股”贝达药业于2016年11月上市,如今依然是多事之秋。因原大股东侵权研发同类型药物,贝达药业将其告上了法庭。昔日的“贝达三剑客”彻底分道扬镳。加上公司核心研发成员和重要股东的频繁变动,贝达药业要突出重围,面临重重困难。

作者: 董俊 来源: 健康界 2019-08-13 10:00:32

“抗癌第一股”贝达药业于2016年11月上市,如今依然是多事之秋。因原大股东侵权研发同类型药物,贝达药业将其告上了法庭。昔日的“贝达三剑客”彻底分道扬镳。加上公司核心研发成员和重要股东的频繁变动,贝达药业要突出重围,面临重重困难。


创业板上市公司贝达药业(300558.SZ)认为,上海倍尔达药业有限公司研发的产品与公司主营产品埃克替尼及多款在研产品构成直接竞争关系,这违背了公司股东BETA在2014年向贝达药业出具的避免同业竞争的承诺函。目前上海倍而达药业有限公司在从事第三代EGFR-TKI的研发,与埃克替尼类似,都适用于具有EGFR突变的局部晚期或复发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并且药品的临床申请获得了中国药监管理部门受理。


前不久,贝达药业董秘办一位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得知上海倍而达在研药品BPI-7711临床申请获得受理后,贝达药业就一直提醒劝说,至今无果。”


埃克替尼是贝达历经十年首个自主研发的1.1类抗癌药,也是贝达药业旗下的主力产品,素有“国产易瑞沙”之称。自2011年7月上市以来,埃克替尼几乎是贝达药业唯一的收入来源。贝达药业2016年5月发布的公开招股说明书显示,埃克替尼逐渐成为公司收入及利润的主要来源,报告期内占营业收入比例均达到98%以上,这也暴露出企业“产品单一”的问题。此次同业竞争对于贝达药业可能产生的影响不言而喻,这或许是贝达药业对股东提起诉讼的重要原因之一。


团队分崩离析


多位负责研发的高管离职,团队稳定性也令人担忧。2017年2月3日,创业板上市不到3个月的贝达药业就发出公告称,公司原副总裁兼销售总监沈海蛟、首席化学家胡邵京于1月26日、25日因个人原因相继辞职。短短8个月时间,2位“千人计划”专家、3位董事、7位核心人物接连辞职。其实贝达药业的团队不稳定,在上市前就已现端倪。2015年,包括朱凌宇在内的4位高管先后从公司辞职。


高管密集辞职,虽然多数是“个人原因”,但几乎可以确认,贝达药业内部出了问题。


沈海蛟、胡邵京两高管辞职公告发出的同一天,贝达药业还对外发布了埃克替尼进入全国26个省、市、自治区医保支付目录的消息。但是进入医保目录,并不意味着绝对的利好,贝达药业还面临国内外仿制药的冲击。


贝达药业近几年加大了对新药研发的投入。资料显示,贝达药业2018年新药盐酸恩莎替尼成功递交了药品注册申请,并且有望在2019年获批上市并成为该领域第一个国产创新药。此外,贝达药业在2018年除了提交盐酸恩莎替尼NDA外,还提交5项IND。目前,贝达药业在研产品30余项,已进入临床研究的在研产品有13项。除了小分子靶向药物的研发,贝达药业还在布局大分子生物药的研发工作,立项9项大分子研发项目。


在新药研发过程中,部分项目出现了暂停或暂缓的状态。2018年年报显示,贝达药业伏立诺他项目、BPI-2009C项目、BPI-15086项目因不同原因暂停,并且暂缓氯法拉滨、缬沙坦、阿托伐他汀项目。贝达药业曾对媒体表示,新药研发投入大、周期长、不可预测因素较多,公司前期投入的回收和经济效益的实现也受到影响。



贝达药业 新药研发 人才管理

关注大健康Pai 官方微信:djkpai我们将定期推送医健科技产业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