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强:中国的价值医疗必须具有中国特色

付强表示,在健康中国引领下的医改大格局应该包括1个目标,3个维度,5项制度。

作者: 吴桐 来源: 医学界 2019-12-23 10:27:02

2018年,价值医疗(中国)专家委员会提出了“中国版价值议程”,分别为:公众参与、服务整合、支付引领、效果评价、数据赋能。这五大领域的价值医疗重点工作,与“健康中国2030”国家战略高度契合。  


国家卫生健康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付强在12月12日的2019中国价值医疗大会上以《健康中国战略的价值医疗考量》为主题,分享了个人学术观点。


健康中国:引领医改全面深化大战略、大格局


“健康中国实际上是目前引领医改全面深化大战略、大格局”在演讲开始之际,付强指出“健康中国”和“深化医改”二者之间的逻辑关系。


付强表示,在健康中国引领下的医改大格局应该包括1个目标,3个维度,5项制度。


1个目标:


全面推进健康中国战略,实现既定战略目标。


3个维度:


建立中国特色基本医疗卫生制度;


建立中国特色医疗保险制度,完善以保障制度改革为重点的支撑机制(激励、补偿、监管);


构建优质高效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健全现代医院管理制度,优化医疗卫生健康服务供给。


5项制度:


分级诊疗制度;

现代医院管理制度;

全面医保制度

药品供应保障制度;

综合监管制度。


五项制度是中国特色基本医疗卫生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于2016年全国卫生健康大会之后,在我国医疗卫生领域重点推进。


截至目前,从国家层面上,这些制度的构架基本完成。但由于五项制度刚起步,我国医疗服务仍处于过度与不足并存的阶段。正如付强所说“医改进行时,挑战持续存在。”


中国特色的价值医疗之路


医改是世界性的难题,作为人口老龄化的中国,有限的医疗卫生资源与人民日益增长的需求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凸显。中国要想做到基本医疗均等化应该从哪来着手?是否可以复制发达国家模式?


“WHO全球估计,每年卫生领域花费7.1万亿美元,其中20%到40%被浪费在一些性价比不是最好的技术手段或策略采取上,投入和产出比没有达到最优状态。”


在全球医疗资源都存在浪费的情况下,付强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国家对卫生领域的投入多少合理?


付强指出:“美国提出价值医疗时,美国卫生领域总费用支出GDP占比为17%;中国提出价值医疗实践转化时,中国卫生领域总费用支出GDP占比,刚由上世纪90年代4%左右提升到现在的6.6%。由于环境背景不一样,注定中国的价值医疗必须具有中国特色。”


美国的价值医疗更多的考虑社会资源配置,提升资源利用效率,整个制度设计对政治因素的考虑相对较少;在中美医疗卫生投入显著差距下,价值医疗在“健康中国”的战略实践中更有必要性。


在付强看来,价值医疗这一舶来品要在中国繁衍,必须要具有中国特色,即走中国特色的价值医疗之路。


中国价值医疗还需考量


在有限医疗资源情况下,人们对健康的需求是无限的,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如能平衡有限资源和无限需求二者的关系,中国离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的目标会更进一步。


付强认为要让资源和需求达到平衡,就需要在医疗服务中做出选择,包括什么东西可以买?什么时间可以买?


“目前,存在有限资源和技术竞争的现象,技术的发展日新月异,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在这种情况下,是否需要买最好的技术,值得考量。同时,资本推动技术转化产品的现象比比皆是,导致诱导需求出现。”


价值医疗.jpg


价值是结果与费用的比值,花最少的钱达到最优效的。看似简单的理念如何实现?


“关于价值医疗,美国提的是价值医疗健康,是一种医疗服务的模式不是概念,基于病人健康结果收费,同时将健康结果测量和花费的结合。中国,由于政府、医保、卫生健康部门、企业,核心追求不一样,所以中国的价值医疗还需考量。我们理想状态是病人、医生、医保、企业、社会共同受益。”


付强强调“每一块钱只能花一次,如果不明智的花费可能置患者于危险中。”


价值医疗需要考量的四个层级


健康中国是基于全生命健康的认知,低费用高效果是筛选的应该遵循的原则。


付强认为,我国医疗服务的演进是从经验医学到循证医学再到价值医学。而价值医疗驱动医疗健康/投入政策措施持续优化,所以,中国价值医疗的实践转化需要从多个层面关注。


对于“价值医疗驱动医疗健康/投入政策措施持续优化”这个话题,付强分享了自己的见解,他认为价值医疗驱动医疗健康要做好四个层级的优化:


0层级:

降低人群发病率:不仅仅是依靠医疗卫生的手段与路径

0级最基础的,是价值医疗最重要的部分。这阶段需要采取各种措施使人群总体发病率降下来,有了这样的前提,价值医疗最大的价值才能体现出来。


1层级:

推迟发病时间:延长健康/缩短“带病”生存时间

我国2018年人均预期寿命是77岁,但是健康预期寿命仅为68.7岁,这居民大致有8年多的时间带病生存。如果能推迟发病时间,延迟健康生存时间,就是对整个国家的健康价值的贡献。


2层级:

延迟疾病进展:迟滞发展至严重阶段OR出现严重并发症

基于以上两个层面,患者生病后,需要延迟疾病进展,控制致病致残病的出现。有实践和研究表明,对医疗资源耗费最大的往往是疾病最重到生命结束的阶段,可见,延迟疾病进展对节约医疗资源的重要性。


3层级:

必须疾病治疗时:合理选择最具价值医疗特征的医疗政策措施与筛选/衡量机制


同时,价值医疗驱动适宜技术应用,在准入上,优先领域确定;适宜性上,注重资源技术效果;规范性上,指南制定标准;经济性上以价格为指标。理想状态下,最适合的主体在最适合的时机、最合适的地点提供最适宜的技术与服务。


“中国特色价值医疗,贯穿健康中国实践。价值医疗是舶来概念,但是必须要赋予中国的特色,我国的价值医疗做多方面考量,紧紧围绕一切为了人民健康,这就是中国价值医疗最根本的价值体现。”付强讲到。

本文转载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大健康派观点和立场。如有内容和图片的著作权异议,请及时联系我们(邮箱:scarlet.s@djkpai.com)


价值医疗 健康中国 医改

关注大健康Pai 官方微信:djkpai我们将定期推送医健科技产业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