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亏损20亿 药师帮的“苦”生意

5月24日,医药电商平台药师帮在港交所主板递表。 药师帮成立于2015年,最初只有平台业务,2019年才开始运营自营业务。但无论是平台业务还是自营业务,药师帮的客户群都是B端商家。

作者: 大摩财经 来源: 大摩财经 2022-05-27 11:02:20

5月24日,医药电商平台药师帮在港交所主板递表。


药师帮成立于2015年,最初只有平台业务,2019年才开始运营自营业务。但无论是平台业务还是自营业务,药师帮的客户群都是B端商家。


随着大型互联网平台的介入和互联网医院的兴起,医疗电商步入高速增长期,线下药店正在重温电商对零售业的冲击。做B端生意的药师帮此时冲击港交所,在打什么算盘?


01 B2B医药电商龙头


目前,国内医药电商主要可以分为三种模式,即B2B、B2C、O2O模式。具体来看,B2C交易最为活跃,B2B交易规模最大,O2O最接近线下购药场景。


B2B模式赛道最知名的玩家就是药师帮。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显示,数字化医药流通服务市场竞争集中,前五大参与者占据市场份额63.5%以上,其中药师帮以18.5%市占率处于行业首位。


B2C模式即医药电商平台,主要玩家包括阿里健康、京东健康、健客网等。O2O模式为用户提供送药到家服务,行业内的玩家更为广泛,既包括只做医药生意的叮当快药和京东药急送,也包括做新零售生意的美团、饿了么、京东到家等。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药师帮已经在B2B医药电商领域做到行业龙头,但其创始人兼CEO张步镇并没有医药行业背景。张步镇现年47岁,此前曾在搜房网工作15年,一路做到搜房网CTO。2014年张步镇选择离职创业,次年即创办了药师帮。


药师帮已经获得多轮融资,投资方包括百度、阳光人寿保险、复星医药等,合计募资约4.6亿美元。截至IPO前,创始人张步镇持有药师帮20.33%股份,朱孟依控制的百盈发展持股13.29%,Internet Fund V持股12.98%,H Capital V持股9.66%,复星医药持股8.98%,DCM持股8.65%。除此之外,松禾资本、顺为资本等也进入了股东名单。


药师帮频繁融资,带来的后果是其主要负债为可转换优先股。截至2022年3月末,药师帮的可转换优先股达到45.24亿元,除此之外,药师帮还有1.64亿元规模的租赁负债,并无银行贷款。


02 三年亏超20亿


药师帮业务线包括平台业务、自营业务和其他创新业务。其中,平台业务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医药中介,药师帮通过收取卖家佣金获得收入。2021年,药师帮平台业务贡献GMV为170亿元,在总GMV占比约为62%。

自营业务主要是向基层医疗机构销售医药产品。虽然药师帮自营业务GMV规模远小于平台业务,但这部分收入是药师帮的主要营收来源,在总营收中占比一直在90%以上。


除此之外,药师帮还有一部分创新业务,主要包括向基层医疗机构收取诊断检测服务费,以及向药店销售SaaS解决方案。


值得一提的是,药师帮的自营业务虽然贡献绝大部分营收,但这部分业务的利润并不高。2019年至2021年,药师帮自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1.3%、5.1%和5.2%。相比之下,平台业务和其他创新业务在2021年毛利率分别达到83.7%和51%。

药师帮至今没有走出亏损困境,最近三年亏损超过20亿元。2019年到2021年,药师帮营收分别为32.5亿元、60.6亿元和100.9亿元,同期亏损分别为10.5亿元、5.7亿元和5亿元,调整后2019年、2020年分别亏损4.65亿元、2.77亿元。


而且,药师帮的整体毛利率处于下滑状态。2019年至2021年,药师帮毛利率分别为7%、10%和9.1%。


03 跨赛道竞争加剧


药店的消费场景有着特殊之处,药店经常会出现消费者拿着药盒、带着药名去药店找药的情形。基层药店常规的SKU可能满足不了这部分消费需求,该如何补充这部分非常规且必需的SKU需求,是药店日常经营的痛点。药师帮瞄准的正是这个市场。


按招股书的说法,基层药店可以把药师帮当成自己的药品云仓,消费者进店找药,如果药店没有,可以在药师帮平台上代客下单,报价给患者,再定时间上门拿药。


成立七年,药师帮吸引了大约4700个卖家及大约43.5万个买家在平台上进行交易。2022年3月,药师帮的月均活跃买家达到30万个。


药师帮的买家主要是基层药店、基层诊所这类小B端商家,需求具有“小而杂”的特点。借助药师帮,上游供应商降低了推广沟通的成本,可以依托物流完成小单,药店则通过平台解决了找货和小额订单的难题。


医药电商是个广阔前景的市场。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中国院外数字化医药流通服务市场的市场规模预计将由2021年的1485亿元增至2026年的3213亿元。


随着互联网医疗发展和处方外流,医药电商的跨界竞争正在加剧。阿里健康、京东健康等B2C模式的医药电商飞速发展,冲击了线下药房市场,对于药师帮这样的药品中介平台来说,终端买方需求减少,势必将影响到自身业绩。


毕竟,同样是在网上买药,消费者为何要通过基层药房这一“中间商”赚差价呢?除非药师帮有着渠道或者价格优势。这也是药师帮在2020年开始推出厂牌首推业务的关键。


厂牌首推业务是药师帮自营业务的一部分。药师帮从药企及其选定的主要分销商采购,再向平台买家出售。在这一过程中,药师帮能拿到“有竞争力的采购价格”。


不过,厂牌首推业务目前规模和SKU仍处于发展中。自2020年下半年以来,药师帮引入药企的厂牌首推产品超过1000个。2021年,厂牌首推业务的GMV达到8.87亿元 ,在自营业务GMV中占比8.5%。


值得一提的是,药师帮成长过程中曾遭到多家药企的“封杀”。公开报道显示,2019年4月,扬子江药业、哈药集团、九州通、太极集团等十余家药企先后发布通告,要求经销商暂停向药师帮平台供货。


药企“封杀”药师帮的理由很简单:药师帮客户长期以低价销售这些药企的产品,影响了其市场价格。对此,药师帮曾回应称他们主要是负责审核供应商资质,并不介入商家的销售环节。


关注大健康Pai 官方微信:djkpai我们将定期推送医健科技产业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