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方平台直接参与药品网售拟被禁?专家:政策从未开放

6月22日,一则“国家拟禁止第三方平台直接参与药品网售”的消息登上热搜,引发持续热议。网民们担心的是:这一规定是否意味着以后不再能线上买药了。

作者: 医药E终端 来源: 医药E终端 2022-06-27 11:51:44

6月22日,一则“国家拟禁止第三方平台直接参与药品网售”的消息登上热搜,引发持续热议。网民们担心的是:这一规定是否意味着以后不再能线上买药了。


与此同时,阿里健康、京东健康、美团等第三方平台股票也应声下跌,当天收盘跌幅分别达13.5%、14.83%、4.77%。


6月23日,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采访了多位业内专家,得到的答复均是,“第三方平台从未‘直接’参与药品网售资格,目前的药品网售经营模式均依托于线下实体药店。”也就是说,线上药品销售渠道并未被禁。


第三方平台从未直接参与药品网售,网友的担忧并非空穴来风。


5月9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综合司公开征求《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意见,征求意见稿第八十三条指出,药品网络交易第三方平台提供者未经备案不得提供药品网络销售相关服务;第三方平台提供者不得直接参与药品网络销售活动。日前,历时一个月的公开征求意见反馈已截止,不过其在业界引起的反响并未结束。


据米内网统计,我国网上药店终端药品(化学药+中成药)销售规模逐年上涨,从2019年的100多亿扩大至2021年的300多亿,年增长率均达两位数,与此同时,我国网上药店地位不断攀升,2021年中国网上药店(含药品和非药品)销售额占药店(含药品和非药品)销售总额的比例达28.10%,较2014年的1.92%增长了26.18%。


针对征求意见稿的解读,中国药科大学药事管理系主任梁毅告诉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药品不同于普通商品,药品自有其特殊性,流通需要严加监管是业界共识,从始至终,网售药品并未对第三方平台完全松绑,网络药品销售经营的常用模式是线上互联网平台搭载线下实体药店,即医药O2O模式。这也意味着第三方平台从未直接进行药品销售,征求意见稿中‘第三方平台提供者不得直接参与药品网络销售活动’这一规定,仅是对目前药品网售模式的进一步明确。


在O2O模式下,线下实体药店仍然是药品网售的核心竞争力。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关注到,2022年1月以来,阿里健康、京东健康等互联网巨头骤然加快开实体药店的步伐,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两大巨头在全国范围开办的零售药店子公司已经接近60家。


在梁毅看来,条例中真正值得关注的,则是“药品网络交易第三方平台提供者未经备案,不得提供药品网络销售相关服务”一条。“实行备案制监管对于药品网售主体鱼龙混杂的局面,无疑会有很大的规范作用,这实际上释放了这一领域即将迎来新一轮的强监管的信号。”


“目前我个人更关心的是,实行备案制之后,监管方如何对平台进行进一步的审计、认证、考核等,相关细则仍未明晰,希望正式条例出台时能够填补这一空白。” 梁毅表示。


购买线上处方药全程只需10分钟,背后风险需重视


值得注意的是,米内网发布的数据显示,我国网上药店终端处方药的占比逐年提升,由2019年的54.6%上升至2021年的65.4%,已成为网上药店的销售“主力”。


与此同时,处方药网售的风险正在成为专业药师群体关注的焦点。“动动手指就能在线上平台买到处方药固然方便,但处方药交易已经被异化成一个普通的‘商品交易’行为,患者货比三家下单,那么药品的使用风险如何规避?安全性又应如何保证?这些问题并未引起足够的重视。”中国药科大学国家执业药师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康震在采访中向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不止一次表达了担忧。


记者体验发现,在某平台上购买标注为处方药的药品仅需不到10分钟。记者先是在平台上查询“头孢拉定胶囊”,提交用药需求后自动转入支付页面,支付完成后平台弹出“处方药,需要填写问诊信息”的提示,记者按照提示勾选用药人信息,并在“本次用药的确诊疾病”中,点击“急性咽炎”,确认“使用过此药品”。


在紧接着弹出的“药师问诊”对话框中,互联网药师再次询问记者是否使用过该药品。得到确认答案之后,还未待记者详细描述自身症状,页面中就已经弹出一份由互联网医院开具的处方笺,意味着问诊环节已结束,全程用时不到1分钟。


“如果患者想在网上购买头孢克肟广谱抗菌素,考虑到临床应用抗菌药品都必须有明确的临床指证(适应证),且必须通过血常规化验后才能诊断患者是否感染,属于首次诊断的适应证用药,基于卫健委对于互联网医疗的要求,患者首诊不能通过互联网进行是有原因的。但在线上平台上,互联网医生仅仅通过平台设置的“是否使用过该药品”等简单模式化的选项采集患者的用药信息,并未对病征做出明确的诊断,这与卫健委相关规定不符。”康震指出,再加之基于互联网交易行为的高密度,导致我们根本难以对可能发生的用药风险进行精准防控,这也是目前处方药线上交易迟迟未全面开闸的主要因素。


处方药外流规模达千亿,全面开闸仍面临争议


“所谓的‘网售药品’被讨论多年,患者一直很关注也很敏感,说明确实存在未被满足的用药需求,但我国处方药线上交易行为是否能开闸,仍需专业服务,道路还很漫长。”康震说。


企查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共有2.23万家医药电商相关企业。2018年至今,各地都在尝试及探索电子处方流转,处方药在药店处于引流状态。根据艾昆纬数据预测,随着医药分家的推进,处方药外流规模约为4000~5000亿元,其中零售市场规模约3000亿元。


康震特别强调,在药品网售中,处方药和非处方药性质不同,处方药是通过医师对患者疾病诊断后,开具处方医嘱产生的药品调配指令,处方不是购买药品的凭证,而是药师执行医嘱的法律依据。‘


“网售处方药’这个说法并不严谨也不规范,容易误导患者直接消费处方药。但实际上互联网上处方药的流通不应是销售行为,而是满足部分患者长期持续用药的处方外流调剂业务。”康震告诉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患者完成购买处方药行为前,必须得到医生对病情的专业诊断,获得医师处方后才能有处方调配权,再将处方医嘱交给药师审核,处方调配完后进行用药交代,患者才能支付药品费用,取药回家使用,这个过程必须是一个专业的医疗服务过程,而不是一次简单的商品交易过程。


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关注到,此前,2020年11月,国家药监局曾发布《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广泛征求意见,此后也曾数度召开向相关行业征求意见的闭门会,但时至今日,这一管理办法正式稿仍未公布。


“政策的不确定性在互联网从业者看来,是目前面临的最大风险,卡住处方药的流通实际上就是卡住医药电商行业的脖子。”一位不愿具名的电商行业资深从业人士告诉人民日报健康客户端记者,现在既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全面松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一下就给卡死,只能是趁着间隙,先发展起来。

关注大健康Pai 官方微信:djkpai我们将定期推送医健科技产业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