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医院:立足尚未稳 挑战扑面来

近日,北京市民王庆霞发现自己眼皮上不停地长出痘痘,由于工作繁忙,再加上当地三甲医院的皮肤科难预约,就一直拖着没去医院。

作者: 大健康派编辑 来源: 法治周末 2019-07-05 12:20:44

近日,北京市民王庆霞发现自己眼皮上不停地长出痘痘,由于工作繁忙,再加上当地三甲医院的皮肤科难预约,就一直拖着没去医院。一次偶然的聊天经历,让她了解到现在互联网医院的存在,患者只要下载患者端APP注册并添加就诊人,即可享受网络平台预约、挂号、在线问诊、智能缴费、药品配送、慢病管理、满意度测评等服务。


经朋友推荐,她决定尝试“线上诊疗”的方式,下载注册了“微医”APP.

500647321_wx.jpg


王庆霞介绍,只要花19元就可以体验“三甲图文问诊”服务,在她填写完基本信息、病情信息与上传照片一系列操作后,系统智能分配到皮肤科,也很快为她随机匹配了来自武汉市一家三甲医院的专家。


经简单沟通后,专家对她的病状作出了初步诊断,并开具了处方药,整个过程让王庆霞感到轻松愉快。


目前,与王庆霞有同样感受的人不少,她们认为,互联网医院既节省了患者的时间与精力,又解决了医疗资源不均衡的困境。法治周末记者注意到,在该APP专家问诊版块中,用户还可以通过图文、电话与视频的方式,自选三甲医院的专家进行一对一的咨询。


然而,这种看病方式并非合乎法律的规定,因为按照《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的规定,患者未在实体医疗机构就诊,医师只能通过互联网医院为部分常见病、慢性病患者提供复诊服务。


首家互联网医院4岁了


“微医”APP推出的互联网医院,源自4年前的两个文件。2015年7月与9月,国务院接连发布两项与医疗改革密切相关的文件,即《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关于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指导意见》,鼓励医疗机构积极探索互联网延伸医嘱、电子处方等网络医疗健康服务应用。


一时间,“互联网+”的概念开始在医疗领域中延伸。同年12月,由浙江省桐乡市人民政府、桐乡市第四人民医院与微医集团(浙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微医集团”)共同创办的我国首家互联网医院,在乌镇互联网创新发展试验区成立。


政府的支持,带动了之后的互联网医院热潮。2016年,“互联网+医疗健康”的新模式迎来爆发期。以春雨医生、好大夫为代表,超30家的互联网医院在全国各地涌现。


去年9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以下简称“卫健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印发《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第19条规定:患者在实体医疗机构就诊,由接诊的医师通过“互联网医院”邀请其他医师进行会诊时,会诊医师可以出具诊断意见并开具处方;患者未在实体医疗机构就诊,医师只能通过“互联网医院”为部分常见病、慢性病患者提供复诊服务。


这意味着“互联网+医疗健康”2.0时代正式到来。


有业内人士分析,在“互联网+医疗健康”1.0时代,互联网医疗公司不能做诊断与治疗。如今到2.0时代,只要获得医疗机构的资质,就能开展诊断与治疗的在线业务,并开具处方。


北京中医药大学法律系医药卫生法学副教授邓勇对法治周末记者介绍,随着新规的出台,医疗领域应用互联网开展的业务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涉及诊断、治疗的医疗核心业务;一类以健康咨询、信息服务为主,归于医疗服务的辅助、支持范畴。


“政府对互联网医院放宽准入条件,无疑给广大患者带来了更多的便利,也让其核心业务得以开展。同时还对我国医疗体系形成了三个积极影响:一是盘活医疗资源;二是盘活医疗设备;三是促进医生们形成新的医疗组织。”邓勇谈道。


用户对互联网看病评价大相庭径


去年4月,国务院发布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中提出两种互联网医院的服务模式:一种以医疗机构为主体,由医院自建平台,在网上进行医患问诊服务,以及以医院主导,通过第三方平台提供技术服务;另一种是以互联网医疗企业为主体,挂靠实体医院,向政府申报成立互联网医院公司。


微医集团在互联网医院建设发展中,是最活跃的互联网医疗企业之一。法治周末记者获悉,以乌镇互联网医院为起点,其先后在上海、广州等19个省市落地成立互联网医院。


微医集团负责人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截至今年3月,乌镇互联网医院已连接全国30个省市的2700多家重点医院、28万名医生,通过“微医”APP为患者提供在线复诊、在线预约、远程诊疗、在线处方、药品配送等服务。

500575467_wx.jpg


法治周末记者登录“微医”APP了解到,导诊服务共分为4部分,即极速问诊、专家问诊、一病多问、在线购药,并汇集儿科、皮肤科等26个常见科室,提供一对一的诊疗服务。仅极速问诊版块中的图文问诊(三甲+普通),服务人次已高达300万人。


此外,该APP还推出了高端实体医疗机构,为患者提供预约挂号、联系医生、健康记录与健康管理服务。不过,用户对该版块的体验各执一词,有人评价专家专业性强,服务态度好;有人则评价候诊时间长,对话敷衍。


法治周末记者还了解到,互联网医院的专家问诊(如视频问诊等)服务费平均要比线下问诊费用高,而服务费的高低,由各地医院、科室、专家等级来衡量。在“微医”APP的专家问诊版块中,图文问诊最低费用为50元/次,最高费用为1500元/次,视频问诊费用最低费用为0.01元/次,最高费用达2000元/次。


上海市民王静谈及使用“微医”APP的经历颇为失望。她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由于她手上总是起小红疙瘩,通过该APP的专家问诊,指定问诊了当地一家三甲医院的专家。


她候诊了很长时间,结果医生只问她疼不疼、痒不痒,然后开具了一份初诊为皮炎的诊断与处方报告,就退出了咨询服务。“我花了200元,沟通却不到5分钟。既没有给出详细的诊断,也没有告诉我病状的缘由。”专家给她的解释是只有结束咨询才能开药,而专家开的药也未对她的病情起到效果,这让王静质疑初诊是否有误。


值得注意的是,关于初诊病状的准确度,在去年4月,卫健委就明确指出,互联网医疗平台上只能进行复诊,禁止提供初诊服务。


对于上述涉及的问题,微医集团负责人回应,首先,在咨询中是可以开具处方,但平台无法猜测专家的个人行为;其次,专家退出咨询服务,可能是用户提供的材料足以满足专家判断的需要;最后,平台专家针对初诊用户提供的仅是建议,具体诊疗还需要前往医院进行。


应当继续完善立法加强监管


网上医疗在一些发达国家早已存在,两者相比还是存在很大的不同,邓勇解释说,国外的线上诊疗理论模型与基础,是供应者与支付方利益共享。而我国的互联网医院,理论基础是医疗与医保联动。“相比国外的线下诊疗高费用,它们的线上诊疗不仅便宜、还能享受医疗保险的报销。”


中国老年健康协会肿瘤风险评估与系统康复委员会副主任左占杰表示,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每千人口执业医师数存在较大差距,并呈现结构性失衡。“我国医疗资源的稀缺与群众对高品质医疗服务需求的矛盾,导致专家门诊人满为患。随着互联网医院的不断完善,或能很好地解决这种不平衡,把优质的医疗资源平面化,费用也会大幅度下降。”


互联网医院作为新生事物,在现实发展中是否存在困难?


互联网医疗领域专业人士、杭州卓健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总裁尉建锋详细指出,互联网医院在发展中会存在以下问题:首先,医疗数据的归属不明确;其次,线上线下医保未能统一化,互联网诊疗暂未有医保支付支撑;再就是,教育普及程度有待提高,民众接受“互联网+医疗”的概念普遍较低。

500548525_wx.jpg


针对这些问题,去年卫健委先后发布了《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远程医疗服务管理规范(试行)》三个文件,这让互联网医院市场逐渐走向理性与冷静的稳健发展期,为促进“互联网+医疗”服务质量提供了制度的支撑。


邓勇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上述文件厘清了互联网医疗的范畴,按照使用人员和服务方式,对涉及诊断、治疗的互联网医疗服务分为远程医疗、互联网诊疗、互联网医院三类,实行分类管理,并划清政策“红线”。“但对于互联网医疗的服务收费,以及是否纳入医保没有明确,如果要保证服务的质量,应当完善立法,加强监管。”邓勇说。


北京雷腾律师事务所律师陈超认为,保证与提高“互联网+医疗”的服务质量需各方共同努力。首先,需要互联网医院提高自身综合服务质量,包括提高互联网医院人员整体医疗水平、规范的处方、诊疗行为,以及医院对患者隐私保护与信息安全等相关制度的建立与完善;其次,需要国家监管部门的积极引导,以及“线上线下一体化”的监管责任,确保医疗质量与医疗安全,同时完善相关的法律法规,保障“互联网+医疗”行业依法可持续发展;最后,需要患者对网络就医的正确认识,规范患者网络就医的行为。


“网络医疗作为新型就医方式与传统就医方式不同,因此,患者在感受互联网就医带来便利的同时,还应当对其存在的风险有全面的正确认识。此外,相关互联网技术的提高与电信行业的进步,也要为‘互联网+医疗’的发展保驾护航。”陈超强调。


【凡本网注明来源非大健康Pai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互联网医院 医疗健康 医疗设备 医疗机构

关注大健康Pai 官方微信:djkpai我们将定期推送医健科技产业最新资讯